2020年09月16日 | 作者:社科處 |  點擊數: |

《哲學研究》2020年第7期刊發我校馬克思主義學院王清濤教授的學術論文《中國道路對傳統文明觀的繼承和發展》。文章對中國道路與中華傳統文明以及西方現代文明關係進行探討,指出中國道路開創的實踐文明新形態是五千多年中華文明的新生,是一種不同於現代西方文明的人類新文明類型。

文章認為,中國人始終有一種中華文明地位至尊的天下觀,新中國成立後,馬克思主義社會發展“五形態”説成為社會歷史發展階段、發展水平和時代劃分的根本方法和根本原則,“華夷之辨”為“制度之辨”所取代。然而中國傳統的天下觀與社會發展“五形態”説先後在新文化運動與改革開放進程中受到挑戰。與中國文化的自我反省相呼應,西方啓蒙知識界也經歷了一個從“頌華”到“厭華”的過程。東西方在思維方式、語言文字、生活態度等領域存在着巨大差異,正是這些差異鑄就了兩種不同的文明形態。中國人行動的原則是非反思的“實體達用”, 陰陽五行觀是中國傳統文化的基本架構。西方人行動受制於外在的精神實體,在猶太教—基督教那裏是上帝,在哲學則為形而上學。東西方的價值原則根本不同。雖然中國傳統文明具有強烈的經驗性特徵,其非反思性致使“科學理論指導的實踐”始終闕如,然而“其命維新”才是中國文化的本性,不斷超越自身的侷限恰恰是中國文化的生命力所在。

文章指出,黑格爾是西方傳統形而上學的集大成者,他從絕對精神內在諸環節的辯證運動中揭示了意識諸形態的不同形式,並將中華文明歸屬於精神成長過程中最低級的形態,斷言中國處在文明之外。黑格爾認為,“理性”是世界的主宰,世界歷史因此是一種合理的過程,而所謂“理性”是人的“理性”,“理性”主宰世界確立了人的自由地位。與此相反,“天”是中國人的主宰,在世俗生活中,封建帝王是“天”的化身,“天”—“天子”主宰一切,黑格爾據此認定中國人不能理解自由是人的本質,更沒有自覺的世界精神,當然談不到自己決定自己的行動,更談不到自覺地創造歷史。黑格爾鼓吹絕對精神的最終目的,無非是講,倫理、國家、世界是意識的作品,是人類理性——絕對精神的作品,是人的意志的作品。黑格爾期望人應該以共同體的生活為目標,而共同體不是個人世界,而是公民的世界,是理性的世界。黑格爾的文明觀是歐洲文明中心論的標配,但其根本錯誤在於顛倒了思維和世界的關係。對現代性話語霸權的衝擊只能來自於現實,因為全部精神合理性最終都要落在現實中。

文章強調,實踐是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核心與本質,擺脱“普遍的實踐性人世智慧”是傳統中國仁人志士的不懈努力。近代以來,這種努力逐漸切入中國革命的主題,孫中山的知行觀從認識論角度探討中國革命之路,為中國傳統哲學的實踐性被馬克思哲學激活做了準備。馬克思哲學與中國傳統文化融匯孕育了新的現代性。這種現代性與西方現代性有着根本不同:其一,這種現代性以人的現實活動為根據;其二,這種現代性拒斥形而上學;其三,這種現代性是實踐合理性的。21世紀以來,東方社會突飛猛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與實踐的偉業敲響了西方現代性話語霸權的喪鐘。

編輯:劉   陽

熱點新聞